关门弟子

AMUSING【2】

大概是白天过度的紧张感带来的疲惫,白宇捡到Z0416的第一个夜里,睡得很沉。


一通电话把青年从睡梦中吵醒,他不耐烦的把一头乱发从暖洋洋的被窝里露出来,胳膊一挥按下免提。


听筒里传出一阵男声,声音的主人听上去应该是一个温柔的男孩子。


一声声应着电话那边催促的声音,青年像是忘了什么事一样,从床上弹起来,迅速将桌上的一堆杂物往背包里塞。背包被填充得鼓鼓囊囊,青年脸上的笑容甜得像山间最清脆的嫩芽。


出门前青年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装备,单膝跪地,用手紧了紧...

AMUSING【1】

白炽灯泡悬在床的正上方。

 

灯尾拧成一条的黑色线路与天花板相连,显得孤立无援。

 

白宇缓缓抬起的一只手臂在空气中虚晃几下,垂下来挡住刺激着眼球的灯光。

 

他深吸几口气,老旧风箱似的嘶哑声在胸腔里微弱共振,显得非常吃力。

 

待眼睛适应了这个亮度后,白宇开始打量起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这是他跟着大家一起下榻的汽车旅馆,但却明显和他刚来时被安置的那间房有一些差别。

 

他试着回忆起什么,然而似乎刚经历过大病一场的脑神经混沌不堪,即使稍作运行,大脑反馈给他的信息仍旧是一团迷雾。

 

那层薄雾拨不去看不清,令他心...

KH Graphic:

雪夜

Merry Christmas!

ccm'·LoFoTo:

「星星之火」

在新西兰的罗伊峰,从这头举着手电沿着狭窄的山脊跑到那头,刚刚好30秒。而我们6个来自世界各地互不相识的人,一次一次一遍遍跑的不亦乐乎,跑到最后整座山就剩下我们。也许这就是旅行与摄影的魅力。

离开的那天
above the cloud

吸猫

1 / 4

© 打给威廉的段子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