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不稳定

AMUSING【3】

 

白宇从塞满了日用品的登山背包夹层中取出一个褐色软皮质的笔记本。

 

纸页从他的指尖处匆匆划过,笔记本很厚,大概有五分之一的纸张都被画满了内容。

 

 

 

 

小的时候虽然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抚养白宇,但是他们家的生活和大多数人比起来还算宽裕。因为兴趣,父亲送他去学习了一年多的素描和速写。小孩子总是三分钟热度的,后来学校的课业随着年级的升高逐渐变得繁重起来,白宇主动去上课的次数越来越少,大部分要父亲提醒,但父亲不会逼迫他必须去,是个很开明的人。

 

这个笔记本是父亲当年看他对画画兴趣浓厚,便在他十三岁生日那年送了他这个实用的礼物。白宇也一直把他放在卧室书桌的抽屉底下,笔记本不像玩具可以供他无限次把玩,父亲送的笔记本只有这一个,用完就没有了。即使商场有长得一样的商品,也都不是父亲送的那本,所以白宇一直不舍得用。

 

笔记本内页和学校统一发的那种不一样,父亲送他的这本,内页全白没有线格,白宇拿它做了速写本。

 

 

 

 

自从出事后,白宇被迫离开他的家,收拾带走的东西里就有这个被他放在背包夹层里视若珍宝的笔记本。每当他遇到什么令自己印象深刻的事情,他就会在空闲的时候,找一处僻静少人,但又不会离队伍太远的地方。他会坐在那里,将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的内心活动用简单的线条以及零星文字记录下来。

 

距离上一幅画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整张纸页被混乱的线条覆盖成一片片杂乱无章的黑色,像黑色的血花在眼前绽放。

 

 

 

 

那次是他第一次以如此近的距离目睹一个人是如何被恶心的丧尸开膛破肚。

 

那个人在先前躲避仿生人追捕时扭到了脚骨,虽然侥幸脱逃,但是因为和他一样没有同伴帮扶,便在穿越布满枯枝烂叶和枯树根的林子时遭遇了袭击。

 

那只丧尸自从他们的队伍走进这片枯树林时就一直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丧尸的移动速度比较缓慢,所以它只能凭运气看看能不能等到这支大部队中的落网之鱼,而他显然运气爆棚。

 

噩梦的降临就像圣诞礼物,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个老家伙会在什么时候偷偷潜入你家烟囱,然后把东西塞进你床头的大袜子里,整个过程充满惊喜和未知。只不过那个人收到的显然是送给坏孩子的礼物。

 

我原本可以救他的。

 

白宇那时候恰好被分配走在队伍的末尾,作为队伍里身体素质较为一般的男性,他们被轮流分配走在末尾照顾体弱的妇孺,剩下几个身强体壮的则是固定打头阵,就像羊群中的头羊。

 

白宇记得那个扭了脚掉队的男人,那人在刚被收容的那段日子里,队伍中其他人陆续丢过东西,其中也包括他白宇的。时间上的巧合加上半路认识的不信任感让大家迅速把矛头指向了那个新来的,但是由于没有证据便一直没有理由将他赶出队伍,以是他在队中和大家的关系一直不尴不尬。

 

他的私心让他不想去主动帮助那个掉队的男人,大家心里都明白,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只要脱离大队伍,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于是当他听见奇怪的声响再次回头时,那一幕狠狠冲击着他的眼球。

 

那人被从腰部狠狠地撕裂成两半,大动脉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不停往外喷射着鲜红的血液,上半身被丢在地上,那丧尸跪下身子津津有味地掏着他的胃部,粉色的肠子被拖拽出来淌了一地、混着鲜红的血污以及肠内消化了一半的食糜。

 

白宇被吓坏了,但他没有时间愣在原地,这具尸体的血腥味很快就会吸引来一大群丧尸,他急忙向打头的人汇报了情况,跟随部队加快脚程改换了路线。

 

但是那个丧尸咀嚼内脏的声音、肠子流了满地的情景、令人战栗的血腥味却不断侵袭着他的四肢百骸,那人被从中间撕裂的场景不停钻进他的脑袋里挥之不去,刺激着他呕吐的欲望。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真实的属于这个世界的底层。

 

 

 

 

当时的恐惧、恶心、以及自责都随着那些恶狠狠落下的笔尖深深刻在那页纸上、也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但却随着他看到那个努力融入同龄人的小朋友时,烟消云散了。

 

他将笔记本搁在窄窄的窗台上,那原本是摆放植物的地方,现在那些盛放着枯枝败叶的花盆早被当做垃圾堆放在墙角,没有一点曾经的盎然生机。

 

透过窗子,他可以清楚地看见院子里Z0416的小小身影,他忘一眼外面,又落眼看笔记本,笔尖划过纸面发出认真的沙沙声。

 

这个孩子,会带给他任何东西都无法盖过的、深刻的烙印。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人群中的Z0416也回过头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立刻将这一幕印在眼里,画在他珍爱的笔记本上,过分的幸福总会给他带来极大的不真实感。

 

 

 

 

说来奇怪,明明那些小孩一开始还很抵触Z0416,现在就已经和Z0416有点过分亲密了。

 

大概小孩子就是这样吧,饶是白宇也曾经做过小孩,他也记不大清自己在七八岁的年龄时是什么样的心理了。

 

 

 

 

然而,没过多久便出事了。

 

队伍里,一个小孩子离奇失踪了,而孩子们一致的口供都是没见到他去哪里了。

 

白宇依稀记得,在孩子失踪前不久,他听见了奇怪的叫声,像孩子的声音。

 

不知怎么的,白宇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和Z0416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当他私下问起来,小孩也只是用漂亮又无辜的眼睛看着他,像是世上最纯洁的小天使。

 

白宇知道,自己什么也问不出来,但他就是有种奇怪的诡异感萦绕在心头,关于Z0416的。

 

那个孩子的家长哭喊着乞求领队派人帮忙寻找自己的孩子,但也只是无功而返。

 

大家原本断定是小孩自己乱跑导致的生死不明,况且一个小孩在这样的世界里是不可能单独存活下来的,Z0416暂且不谈论,他的出现总是带着点不可思议。

 

但是直到第二个小孩失踪,大家开始意识到一种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首先是来自除Z0416以外剩余两个孩子的口供,和上次一模一样,眼睛里有不正常的光亮,让白宇想起他曾经在市中心里看见的仿生人狂热的追随者们。

 

而这次,白宇同样听到了那种凄厉的小孩惨叫。

 

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失踪的孩子很快被找到了,两次失踪的小孩们的尸体残骸被堆放在同一处。

 

在他们营地周围筑起的防丧尸的铁丝网那里,有一个不大的缺口,高度在成年人的膝盖以下,丧尸突破不进来,但是容纳一个小孩通过绰绰有余。

 

第二个孩子的尸体被找见时,两只丧尸正争抢着分食啃咬她的身体,小女孩的脸上糊满了血污,眼睛瞪的怨毒,像是死前遭受了及其残忍的待遇。而她的尸体底下,压的是上一个失踪孩子的衣服,已经被糊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只能凭借散落在一旁的鞋子勉强辨认。

 

在营地周边巡逻的白宇被这残忍的一幕激起了怒火,纵然他不是孩子的父亲,也红了眼愤怒地举起手里的短刀狠狠扎进那两个丧尸的脑袋,恶心的粘稠物溅到他的袖子和脸侧也毫不在乎。枪在迫不得已不敢使用,因为枪声会吸引更大的尸群。

 

他狠厉的动作伴随着愤怒的低吼,很快吸引了队伍中的人的注意,大家聚集过去看到这一幕都泛起恶心,那两个孩子的家人直接扑到铁丝网边缘,胳膊从那个洞穿过去抓着孩子的衣物忘回拿,他们的哀嚎和痛哭五一不诉说着绝望,刺激着白宇的脑神经。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但是他肯定,要让做出这种事的畜生承受和这两个孩子一样的痛苦和恐惧。

 

为什么不能以为是他们自己爬出去的?

 

哪个孩子会在看见同伴的尸体之后,还毅然决然的往那里去!

 

白宇突然回过身的动作吓了大家一跳,他恶狠狠地扫视着人群,企图从哪个人的脸上看到些不一样的神情,比如心虚。

 

但绝不是那张春风一般温暖的小脸,不可能。

 

白宇的眼神在搜寻无果之后直直穿过人群,在人群的最外围,Z0416站在这里静静地看着,像神俯视人类,像高等动物俯视低等生物,他的脸上除了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笑容,还有一种鄙夷,好像这在他眼里是一出幼稚的闹剧。

 

白宇无法接受。

 

他撞开人群的动作招来了谩骂,但是他丝毫不在意,也懒得回嘴。

 

他冲着Z0416走去,气势汹汹。

 

不,不该是你,为什么。

 

他两手一使劲,Z0416瞬间两脚离地被狼狈地扛在他肩上,就像扛麻袋的姿势。

 

回到房间,Z0416被他狠狠甩在床上,然而白宇并没有给他时间让他好整以暇的坐起来的意思。白宇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床里。

 

反抗啊!

 

Z0416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报以无辜的眼神,他的眼神疯狂,他的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那股寒意渗在白宇心里,他感觉像是被无数冰刃割开了心脏。

 

为什么偏偏是你!

 

我本来...本来以为我们会这样安稳的度过接下来的日子,朝夕相处,相依为命。

 

你亲手撕毁了我的希望和幸福!

 

他感觉不到手里脉搏的跳动。

 

如果说刚才他的心犹如被冰锥刺穿,那么此时的凉意就像是黄泉冰冷的水将他从头浇到尾,湿了个彻底。

 

手底下的男孩突然开始剧烈挣扎,他的动作让他额角的头发散开,露出了底下闪动的微小红色光圈,像是坐实了白宇的猜想。

 

你是仿生人。

 

Z0416的力气突然变得奇大,好像刚才的顺从只是在配合着白宇玩游戏。

 

一个他已经腻了的游戏。

 

他掰开白宇的手,然后轻松推开他再次抓上来的手臂,站在窄小的窗台边。

 

那个白宇曾经描绘过幸福的大理石台。

 

他整理衣服的动作优雅得不像个小孩。

 

他扭过头,借助着窗台的高度俯视白宇,这个曾经让他感兴趣的人类。

 

他知道白宇有个笔记本,记录着他的心路历程,这个傻子似乎一点都没有怀疑他,刚收留他没多久就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他当然偷偷翻过白宇的笔记本,里面的内容让他对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个青年在他眼里是不同于那些低等人类的存在,却也和那些人一样卑微。

 

至于那些孩子,不过是他练习的用具。

 

他想试试,操纵人类的情感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像他迷惑这个傻子一样轻松,一样带给他那种人类称之为快乐的情绪。

 

事实证明他很成功,那些孩子疯狂的迷恋他,就像他们的神,不可亵渎的神。那两个并不算弱小的孩子就是由于和Z0416过分亲密,引起了另外几个小孩的妒忌。孩子的妒忌是非常可怕的,他们利用谎言和暴力先后逼迫那两个孩子妥协,用死老鼠招来丧尸,并将那两个小孩从洞中递出去,眼睁睁看着两个伙伴被丧尸活生生地开膛破肚,然后他们狂热的心告诉他们,自己接下来的对手就是眼前和自己一起解决那两个同伴的孩子。

 

然而可能是Z0416玩腻了,他开始冷落那些孩子,但这并没有浇灭那些孩子对他的疯狂。

 

他们要看着这个漂亮的男孩只对着自己一个人笑,之和自己一个人并肩,Z0416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然后他们将矛头指向了白宇,这个和Z0416最亲密的人。

 

可惜小孩恐怖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到白宇身上,就将Z0416触怒了,因为他们觊觎到的东西,是他的。

 

Z0416很快抛弃了那些狂热的追随者,就像小孩随手扔掉一件玩腻的玩具,现在轮到白宇来当这个被丢弃的玩具。

 

Z0416面对着白宇,白宇需要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

 

黄昏时分的夕阳从Z0416背后的窗射进来,天边的火烧云泛着红光,勾勒着他的身形,仿佛真是一个神祇。

 

不,是浑身沾满鲜血的恶鬼。

 

白宇的拳头紧握在身侧,他听着Z0416毫无感情的讲述给他这一切,愤怒已经无法克制,但是恐惧却压抑着他想要和这个恶魔拼死搏斗的冲动,他浑身颤抖。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无法赤手空拳战胜一个仿生人的。

 

Z0416额角露出的光圈由红色变成黄色,现在又变成了蓝色。

 

他见过白宇开心的样子、难过的样子、沮丧的样子、以及充满希望的样子......就是没见过此刻他如此愤怒的样子。

 

Z0416饶有兴趣的研究着白宇此刻的神情,他从白宇眼中可以读出那种想要将自己撕碎的盛怒,这让他无比兴奋。

 

他将身体前倾,以及其高难度的姿势将额头抵上白宇的,就像有次晚上打雷白宇抱着他给他顺背时的姿势。

 

他盯着白宇的瞳孔,用稚嫩的童声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想到下次再见,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欣赏你笔记本上新的作品了,会有多惨呢。

 

话音刚落,还没能白宇从盛怒的情绪中反应过来,Z0416已经打碎了身后的玻璃,以非人类的速度跳出窗户,轻而易举地翻越了营地的铁丝网,踩着另一栋高楼的墙壁爬了上去,消失在他的视野,融入那片血红色的夕阳之中。

 

 

 

 

 

 

 

 

 

 

 

 

 

 

 

 

 

 

 

 

 

 

 

 

 

 

 

 

 

 

 

 

 

 

 

 

 

 

 

 

 

 

 

 

 

 

 

 

 

 

 

 

评论(9)
热度(17)

© 打给威廉的段子手 | Powered by LOFTER